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初见,如此惊艳。
  你百转千回的嗓音一声一递唱着《客途秋恨》的调子:“小生缪姓莲仙字,为忆多情妓女麦氏秋娟…”。俊朗男妆,目清颜丽,刚柔相济,英挺娟秀的风骨自是深入人心,众目之焦,丽绝青楼,艳压百芳。
  萦纡的花廊间媚眼数抛,顾盼回首为十二少的出场作尽铺陈。温若美玉,艳比桃李,风情于眉目间流转,只是浅淡的回眸已惊为天人。
  四目相对,你逢场作戏,对他唱到“你睇夕阳照住了对双飞燕”。于他却恍如千年等候,只为这一刻,接住“愁对月华圆”,深情款款的唱出此刻心意,痴痴凝望中,眼眸尽是情露意迷。四座春色几许,在他眼中却黯淡若无,追随你消失楼梯尽头的身影,半响回不过神。
  重着女装,柳腰款摆,莲步轻挪,你娉婷而来敬酒,柔声细语的温软华润,若即若离挑动情致的韵味,更是于独特气质上涂抹一层神秘的色彩,叫他心神难宁,举杯回饮,泯下无限怅惘。
  
  你气定神闲的把握欲擒故纵的尺度,穿过倚红楼弯弯折折的走廊,出出又入入,进进且退退,殊不知门内那个人早已知“干煎石班”的把戏,躺定,顺势打开门看你穿梭于走廊的身影,内心窃喜,还左摇右摆表演给你看“干煎”的姿态,并佐以“嘶嘶”的声音,甚是淘气,你都忍不住笑了。
  “如梦如幻月,若即若离花”,鞭炮声声艳羡无数春心,别出心裁感煞心内愫情。他端坐于高高的窗台上,脉脉含情地望着你,嘴角那一抹温润笑靥,如罂粟怒放般,倾国倾城,毒深入心,你不可抗拒。
  你一个人在庙里求签,倚红楼里却热闹沸腾,二百块的床原封不动的送入你房间,他耍完一招又一招,招招出其不意却尽惹欢颜,风光了整个塘西,艳煞了无数红颜,温心到极致,浪漫到天妒。此等情怀,你如何不痴心付尽?
  
  女为悦己者容,一朵女人花,是开放在他手心的忠贞。素手玉脖都明码标价,妓女的固守贞操,可悲亦可笑。你满心满眼只是他,世间万物在他面前皆黯淡无光,他的怀抱,是沉沦你的漩涡;他的微笑,是医治你的毒药。
  你躺在他身边,绰约吊梢眉,流转千般妩媚;玲珑解意眼,倾泻万种风情。变幻的诱惑,春梦之美,他如是沉迷,在两人唯美的世界,不谙流年变换。
  颓靡,在烟雾升腾中更增韵味;缱绻,在脉脉对望中盈溢蜜意:一举手,一投足,尽是郎心妾意,夙缘应命数,花颜为谁醉?贪恋片刻的风花雪月,且不论户当门对。
  
  这厢耳鬓厮磨,指望着朝夕相对,天长地久;那厢却恶意休辱,万般阻挠,应要拆散鸳鸯对。风流阔少与痴情妓女的戏,真真假假,终是个冤孽,没有结局。
  苦泪湿了脸,世俗凉了心,只要能相许相守,便不再奢求什么明媒正娶。夜在漫天烟花中坠落,漆黑覆盖苍白的面,看不清几许愁绪,填埋纱帐内的空隙,消得春宵一宿的缠绵,记住彼此的体温。
  他不想做生意,你带他去学戏,豪门阔少,屈身斟茶,敲背,倒痰盂之类,尊严尚且不论,只是那片为汝赴汤蹈火真心足以感天动地。戏子与妓女,同为九流之等,卿卿我我,谈不得谁嫌弃谁。不是没苦衷,委屈,在眉目间闪烁,微颤的身躯,凄艳的曲调“胡啊胡不归,胡啊胡不归。杜鹃啼,声声泣血桃花底。太惨凄,太惨凄,杜鹃啼,堪嗟叹人间今何世……”曲也凄惨,情也凄惨,催人落泪。
  戏落幕,只得他一人看着空空如也的戏院,眼中渗透的落寞寒了夜色,来呼吸都带上了凄楚。你看着他,眼眸充满怜惜,他转身,给你带上从路边杂摊上买来的胭脂扣,缓缓的动作,仿佛要把手心攥住的深情完全渗入那只胭脂扣,贴身陪伴你。他从背后紧紧抱住你,一声叹息,如小孩般泣不成声,心中积聚的心酸和痛楚终还是宣泄出,那般光景,直叫人疼惜到无助,凄凉到心寒。
  情到深处,送什么都是已不重要,患难中微薄一点心意都胜过珠光宝气的虚浮,都可以感动得零涕。只守着个人已足够,连誓言都可以不要。过去,有上上签,现在有十二少,你觉得此生都不冤枉。女人的依靠,只是那样卑微,一个怀抱,便是一辈子的托付。
  
  等不到韶年渐减,等不到红颜凋残,等不到人事变迁,只因爱的太深,杜鹃啼血般哀戚,经不起半点波折,半点猜疑,只想彻彻底底,完完全全拥有那颗心,那个人。生既是痛,于是死也肯。你选择在你们最美的时候,双双赴黄泉,让芳华绝代的容颜祭奠你们凄怨的爱情,让妖艳如血的彼岸花见证你们轰烈的婚姻。
  鸾镜清明,红烛摇曳,交盏换酌间,鸦片和着安眠药同吞下。他不言不语,但美丽却在脸上蔓延开来,开出绝美的罂粟,勾魂摄心,犹豫掩盖不了内心的恐惧和不舍,但没有抗拒,迷离的,苍白的,却是温顺的。相拥坐上那张熟悉的,但明天不再属于你们的床。鲜血顺着他嘴角迅速溢出,如那曲所唱“杜鹃啼,声声泣血桃花底。太惨凄,太惨凄,杜鹃啼,堪嗟叹人间今何世”你看着他抽搐,看着他昏迷,你忧虑的心也踏实了,慢慢合上他双眼,随着他去了。
  
  荒坟野鬼,孤寒萧凄,五十三年,你一直铭记曾经相认的暗号“三八一一”。不肯去投胎,不想遗忘前世,你坚定地相信他也在等你,找寻你。
  从阴间来到阳世,费劲千般心思,只想带他走,祈盼哪天相遇,哪管见尽世事遗憾。得到五十三年前的报纸,看到却是他偷生的消息。心碎成片,抽噎啜泣,不敢相信五十三年的灼情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等待。誓言是如此轻薄,转眼竟成烟云,心不甘,意难平。
  相逢,竟是那般萧条光景,爱火未灭人面变异,寻寻觅觅中,听到的尽是旁人谈论他时的不屑与鄙弃,荒凉破败的阁楼,老态龙钟的身影,粗俗鄙陋的举止,岁月早已把曾经的美好雕刻的面目全非,惊悸寒到心底,心疼抽搐脉搏,面容却是那样平静。
  生死间恍如一场梦,五十三年的等待,所有刻骨铭心的相思,酝酿久深的倾诉,经历的孤独和苦楚,以及在心中幻想千万种重逢的场面,在刹那间模糊,缓缓解下曾经视若珍宝的胭脂扣,还有忠贞不渝的誓言,放入他手中,转身,影像便消散在明光中。
  仰脖,孟婆汤顺着咽喉流入肠肚,三十年代塘西绮丽的风月一幕幕在眼前飞舞,渐变凌乱,然后模糊一片,最后什么也没了。
  
  夭夭红颜,却是注定的薄命。相遇不是错,痴心不是罪,只怨福薄命浅,消受不起尘世平凡的恩爱,只能用灼灼光华,埋葬半生光阴,一世深情。
  生死间只是个命,生是苦短,死是漫长。若是双宿双飞,即使黄泉同路也是醉,最怕是相思,有缘无份,阴阳相隔,无结果,终是空,徒生恨。

最新点评

倒序浏览
帮帮顶顶!!
我要点评 使用道具 举报
关闭
用户反馈
客户端